天下雜誌|一杯來自BEMO Café 的好咖啡 品味生活的3種快樂態度

2020/09/07
天下雜誌|一杯來自BEMO Café 的好咖啡 品味生活的3種快樂態度
你與快樂的距離有多近?根據2019年聯合國「世界快樂報告」(The World Happiness Report),台灣在156個國家中,高居東亞第1名,其實,2020的全球抗疫,讓台灣人感受到自己生

你與快樂的距離有多近?根據2019年聯合國「世界快樂報告」(The World Happiness Report),台灣在156個國家中,高居東亞第1名,其實,2020的全球抗疫,讓台灣人感受到自己生活在安全堡壘的可貴,快樂俯拾即是,沒有學習捷徑,唯有每天力行,譬如從為自己準備一杯好咖啡開始,沒有什麼是一杯咖啡不能解決的問題,如果有,那就來兩杯吧。

BEMO Café的創辦人Ben讓台灣第一流咖啡職人的手藝「飛入尋常百姓家」。圖片來源:BEMO Café

英國首相邱吉爾曾說:千萬別浪費每一場好危機!(Never let a good crisis go to waste)2020年,線上會議、遠距辦公比例激增,疫情加速企業數位轉型,人與人之間的物理距離拉開,在家的時日拉長,該怎麼保持內心快樂的溫度?不妨聽聽美國耶魯大學心理學教授桑托斯(Laurie Santos)怎麼說!她教的夯課「心理學與美好生活」,從科學角度解析「快樂的理由」有三個秘訣:社交、助人、專注當下,而落實在生活,一杯好咖啡正是關鍵。

來到中和的工業區,BEMO Café(以下簡稱BEMO)隱身其中,金屬窗花、水泥質感的辦公空間,讓這家線上販售單包咖啡(Single-Serve Coffee)的品牌顯得與眾不同,與創辦人Ben對話,帶點雅痞味道的他,職涯已經第四度「軸轉」,從資訊、網路、遊戲,到2019年投身咖啡,這一次,轉很大,聊起咖啡,Ben透露,把台灣放在全球的市場脈絡,有三個「世界第一」:台灣是進口全世界不同品種咖啡豆最多的地方,也是自烘店比例最高的地方,而台灣人特別會考試,世界冠軍比例相對是最高的。

頗具設計感的BEMO單包咖啡,除了台灣人青睞,也吸引不少港澳人士跨海訂購。

咖啡絕緣體,靠中、淺焙豆領略咖啡真滋味

「過去,我的世界裡,咖啡其實是絕緣體。」這句話從擁有烘豆師、咖啡師SCA認證的Ben口中說出,簡直令人聽了下巴要掉下來,喝一杯他煮的咖啡才回過神,原來,Ben有乳糖不耐症,過去,他對咖啡的印象只有「深焙」,味道僅僅一味,苦的,每當走進連鎖咖啡店,他總是點奇異果汁;直到偶然喝到朋友送的濾掛式咖啡,中、淺焙豆子才徹底翻轉他對咖啡的印象,原始的咖啡風味有花果香氣的繁複氣息,適量喝不再讓他心悸,當下帶來的溫潤幸福感,正是最好的時光(Best Moment),BEMO的創業靈感悄悄啟動。

也直到Ben擔任董事長的遊戲公司上櫃,2018年7月,他功成身退,點子化為行動,與妻子遊歷美國西岸一整個月,造訪了舊金山四大咖啡天王之一的「Four Barrel Coffee」,那個午後,Ben夫婦恰巧碰上灣區藝術季的開幕派對,咖啡館化身藝廊,展售新銳藝術家的畫作,「咖啡改變我對旅行的定義,出國不再只是找好吃的餐廳,而是透過咖啡館這樣的媒介,感受一座城市在地文化!」

褪下科技人的角色,Ben創立BEMO,骨子裡還是頗有實驗精神,從一個小細節便可看出:市售的濾掛式咖啡多半是10公克咖啡粉,BEMO則大幅增加份量,濾掛式為15克、粉包為16克(可用於冷萃/冰釀),Ben解釋:「以大眾口味來說,通常咖啡與水的配比是1比15,尋常濾掛式咖啡掛在馬克杯上,250毫升的水沖下去,深焙咖啡還有點提神醒腦的味道,中、淺焙則幾乎淡到失去風味,以BEMO調整後的分量,自己在家隨便沖咖啡,問題不會太大!」

為了讓消費者享受手沖的快意,BEMO也推出「咖啡粉包」,撕開,一沖,就能為自己帶來沉澱的時光。

用三杯咖啡社交、助人、專注當下

Ben創業後,沒把BEMO框限為「咖啡公司」,而是「生活風格選品」的企業,致力成為「你的專屬咖啡師」──咖啡門外漢的Ben,為了加速創業,直接報名咖啡師、烘豆師的認證課程,取得敲門磚後,他與台灣的咖啡職人合作,包括引路咖啡、興波咖啡、爐鍋咖啡及小廢墟咖啡,都成了BEMO共同尋豆,攜手提供單品咖啡(Single Origin Coffee)的夥伴。

「透過BEMO,不用花很多錢、時間,就可以為自己帶來一杯精品咖啡。」取BEMO的咖啡呼應耶魯大學課堂上的快樂法,Ben透露,會以阿里山系列的咖啡來「社交」,對外國人而言,台北101、鼎泰豐、阿里山都是具體的台灣印象,鮮為人知的是,阿里山和牙買加藍山咖啡幾乎處於同一個緯度區,1千200公尺的海拔,霧氣瀰漫,日夜溫差大(但就怕寒流來襲),產出的咖啡豆質地紮實、風味獨特且香氣、韻味層次豐富,只是目前產量珍稀,在全世界咖啡豆恐怕還不到萬分之一。

BEMO與2019世界最佳咖啡館「興波咖啡」攜手,推出阿里山樂野村小農莊園的日曬咖啡,入口帶有草莓酒香,其他水果氣息,留待消費者自己品味。

同樣來自阿里山的恩賜,BEMO也與致力推廣台灣精緻咖啡文化的「爐鍋咖啡」合作,封藏阿里山吾佳莊園的咖啡豆風味。


那「助人」呢?Ben思考了一下,他會選用來自哥斯大黎加的「音樂家系列」豆子,這能改變品飲者對咖啡的理解,就拿「莫札特」來說,撲鼻而來的是甜香,入口後則感受草莓果醬的味道,伴隨微微的紫紅葡萄發酵感,相信喝一口,就能顛覆人們對於咖啡的刻板印象。

記者私心最愛的是BEMO與「引路咖啡」合作的音樂家系列「莫札特」, 一入喉,真的全然感受到蜜處理的細緻。

而在屬於自己的「專注當下」時刻,Ben則推薦「藝伎咖啡」(為避免引起對於貶抑女性的聯想,近年來又有一稱為「瑰夏咖啡」),目前BEMO引進四支藝伎咖啡,採訪這一天,Ben沖煮的是巴拿馬翡翠莊園豆子,「熱的時候好喝,涼掉的更能展現層次,這正是好的精品咖啡!」

來自巴拿馬翡翠莊園的藝伎咖啡,堪稱冠軍中的冠軍,也是Ben犒賞自己的一品。

迎第四波「咖啡浪潮」,職人說著咖啡的故事,智能手沖機風味重現

走過雀巢三合一咖啡、星巴克咖啡、藍瓶咖啡分別引領三波咖啡浪潮、百年歷史,Ben剖析,第四波的「咖啡革命」將由在地咖啡職人扮演要角,這正是BEMO可以切入的契機。

有別於深焙咖啡,中、淺度烘焙仰賴烘豆師/咖啡師的「詮釋」,Ben認為,品飲者找到自己喜歡的味道格外重要,「當咖啡愈來愈像茶、酒,就譬如威士忌的泥煤味,原本是負面的詞,如今反而變成特色,隨著智能手沖咖啡機的興起,在地咖啡職人需要花更多時間『說咖啡的故事』,為消費者營造Best Moment。」

那BEMO又是如何傳遞品牌的中文名稱「吉光片羽」,為消費者拾起這難得的時光?Ben說,在製造上,BEMO由專業杯測顧問調整咖啡風味,自建智慧型單包咖啡工廠,以HP Indigo數位印刷技術,結合瑞士Ditting工業級磨豆機、日本Fuso先進封裝設備,展現單包咖啡的三大優勢:延長賞味期間、職人烘焙品質保證、更友善的沖煮設定,於是,每一包BEMO的咖啡最適賞味可以到六個月,保存期甚至可以延壽至一年。

BEMO以日本FUSO封裝設備,延長賞味期間,最適賞味可以到六個月,保存期甚至可以延壽至一年。

值得一提的是,BEMO在「友善環境」也超前部署,投入研發生物可分解材料(Decomposable/ Biodegradable Materials),是亞洲市場第一家投入單包咖啡循環經濟的廠商,苦心的背後,希望將台灣咖啡職人的精神,透過BEMO立足台灣,行銷到全世界。

從咖啡界的一張白紙,到如今與在地職人攜手、繪上新風景,問起下一步,Ben笑著說:「在Fine dining,餐與酒可以搭配(wine pairing),甜點跟咖啡為何不能pairing?」2020的中秋禮盒,BEMO便與人氣甜點店金錦町、芙稻菓室攜手合作,搭配咖啡的過程中,Ben發現,若以茶佐甜點,茶全然是配角;取咖啡佐甜點,則會互相輝映,像是雙人舞,每一支咖啡都有強烈的個性,選取適合的舞伴(甜點),正是咖啡職人的任務──聽著Ben勾勒腦海中的咖啡創意與實踐,相信BEMO的Best Moment才正要揭開序幕。